陈启宗,恒隆集团主席,原籍广东顺德县,1949年生,毕业于美国南加州大学,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1960年,其父陈曾熙成立恒隆有限公司,并于1972年上市。1986年陈曾熙去世,集团业务便暂由陈父的弟弟陈曾焘主理,直至1991年1月,陈曾焘宣布退任主席一职,由侄儿陈启宗正式接管父业。恒隆以地产发展为主,前期土地储备多集中于新界等地。1992年,恒隆在陈启宗带领下正式投资内地,参与上海虹口区与徐家汇区的物业发展。目前,恒隆在天津、沈阳等地继续发展顶级商用物业的开发战略。


恒隆集团陈启宗


人物介绍

陈启宗,原籍广东顺德县,1949年出生,毕业于美国南加州大学,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为亚洲协会副理事长, 陈启宗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创始人兼主席,香港恒隆集团主席。


陈启宗先生是亚洲协会副理事长及其香港分会主席、亚非协会理事。他是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美国百人会、雅加达战略与国际事务研究中心顾问委员会的成员。他曾在英国渣打银行和摩托罗拉有限公司担任董事。他曾任世界经济论坛理事会、美国东西方文化中心、太平洋国际政策协会、艾森豪威尔基金会以及美国莫琳与麦克·曼斯菲尔德基金会的成员。


在香港和中国大陆,陈先生是香港一国两制研究中心执行委员会主席、香港明天更好基金会会长、香港发展论坛召集人、香港地产建设商会副会长、中国国务院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顾问。他还创办了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并担任主席。他曾担任香港安全与未来委员会非执行董事、亚洲企业领袖协会创始人兼荣誉主席、港美经济合作委员会主席。


陈启宗先生还十分关心教育事业的发展。他是香港科技大学顾问委员会委员、美国南加州大学和印度商学院校董会成员,并任职于美国耶鲁大学校长国际事务委员会、美国斯坦福大学弗里曼·斯波格里国际问题研究所、美国波莫那学院太平洋地区研究所、日本早稻大学亚太研究所国际顾问委员会。他还是耶鲁大学出版社与中国国际出版集团合作项目——“中国文化与文明丛书陈启宗”国际顾问委员会的联合主席及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不动产研究中心顾问委员会前联合主席。


陈启宗先生经常在国际会议上发表演讲,还在《国际先驱论坛报》、《金融时报》、《新闻周刊》、《财富》、《亚洲华尔街日报》、《远东经济评论》、《日本时报》等报刊杂志上发表过多篇文章。陈先生获有美国南加州大学MBA学位和香港科技大学名誉博士学位。


由于在加强中国与美国及东南亚地区政治、经济和文化关系方面所做的努力,2004年,陈启宗先生因此荣获“亚洲协会领袖奖”。



人物经历


陈启宗爱讲他和儿子间的一个小故事。他的儿子现在在上海做事,每天早上骑自行车上班。“有一天我打电话给他,他说‘对不起,爸爸我现在快要下自行车了,下了车我再给你通电话。’”而陈启宗的回复也很幽默,“还骑自行车,你好奢侈。”这是陈启宗给朋友的箴言,“有钱的儿子不成材,没钱的儿子成材。”他从没有拿父亲一分钱,到最后入主恒隆,显示了自己真正的“少主”实力。


没有进入恒隆时,陈启宗和弟弟即开创晨兴集团,投资大陆新媒体等产业。一位陈启宗在大陆的得力干将称,老板投资理念是风险投资领域的大胆和地产投资领域的谨慎并存。这也是他的企业得以在竞争激烈的商场上健康发展的重要原因。


大胆指的是不怕投错,“风险投资不会没有风险,十投不可能十赢,但十投八赢,就是胜利。”谨慎指的是有忧患意识并对此有所准备。“陈启宗只投顶级地段的顶级持有型物业,因为在他眼里,这类物业抗危机能力最强,且有极稳固的保值增值功能。”


胆大心细的陈启宗在上任17年里做了两件让人敬佩的决定,一是投资大陆,二是安稳渡过亚洲金融危机。1992年,也就是陈启宗上任恒隆集团主席的第二年,陈启宗正式踏出投资大陆的第一步,选择的城市是刚刚进入新一轮开发的东方巴黎—上海。


在参与上海的开发过程中,陈启宗两个招牌式地标项目恒隆广场和港汇广场相续建成,这两个物业至今仍是高楼林立的上海最有魅力和人气的两个商用物业,并由此奠定了陈启宗在顶级写字楼和商用物业开发的霸主地位。“港汇广场现在日人流量52万,两个物业的出租回报率现在达到20%。”陈启宗称。


但是此后一段时间,恒隆在大陆的地产开发变得谨慎十足。这无疑和陈启宗在1997年金融危机前后的顿悟有关。有人用“踩准”一词形容危机前后的陈启宗战略,实际上,这是恒隆在经历了1982年危机后的一种先知先觉。


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全面来袭之前,大量地产商还在积极而乐观地高价囤积土地的时候,陈启宗没有买进一块土地,甚至还卖出了一块土地,套现二十亿港元,保证了危机之后企业能有大量现金流。金融危机过后,当众多地产商资金链断裂、楼市价格一落再落,几乎没有人看好行业前景之时,陈启宗适时出击,开始收购土地项目,但又并不冒进,依然保持谨慎稳健的基本原则。


一卖一买间,陈启宗成就了他的商业奇迹。并最终全面扭转了恒隆在香港商界的印象,从1982年前后的最受大势所累的企业一跃成为最具前瞻性的地产巨头。


企业风暴


和很多香港企业一样,恒隆集团是个不折不扣的家族企业。1960年,恒隆地产成立,在20世纪70年代港英政府大规模兴建地铁的大背景下,恒隆很快成为香港经营“地铁上盖”(指建在地铁口上的房地产项目)最有经验的开发商,并在1981年左右和当时的香港楼市一起达到顶峰时期。1982年,恒隆与新世界一起拿下金钟二段“地铁上盖”的物业开发权。就是这个一度让恒隆在香港风光无限的项目,将时任恒隆集团主席的陈曾熙(陈启宗之父)推向舆论焦点。


谁也没有想到,1982年,同样也是香港那一轮房地产泡沫的崩盘前夜,只是那时候的香港人,包括陈氏恒隆,几乎没有丝毫察觉。数据显示,1959年至1981年的21年间,香港各类物业的地价上涨了74至281倍,同一时期,香港物价上涨26倍。也就是说,房地产价格涨幅远高于城市平均物价涨幅,地产价值被严重高估了。


在各种没有预料的因素“偶遇”下,恒隆面临的是要补偿金钟二段香山大厦的地价18亿港元,但银行此时已经收紧银根,恒隆资金开始吃紧,并最终退出金钟二段的“地铁上盖”开发。1986年,陈曾熙去世,陈启宗叔叔陈曾焘主理恒隆,直到1991年,陈启宗登上恒隆的舞台。对于1991年前的恒隆集团,陈启宗很少评及,问得多了,他会感慨一下,“在长辈略显保守的作风下,恒隆沉睡了十几年。”


恒隆在陈启宗的带领下没有一睡不醒。投资大陆和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成就了陈启宗的“恒隆奇迹”。二十多年里,恒隆由原来排名第二的香港地产商滑落到第九、第十的位置,到今天再重回第二、第三位,陈启宗真正见证了大浪淘沙般的地产风云。


“我曾经多次提到1982年的一次晚宴,有我和郑家纯(新世界集团主席)以及另外两家地产商,他们也是香港名声显赫的人,土地储备不少于新鸿基,但现在这两家企业已经倒闭了。”陈启宗一直强调房地产是一个风险极高的行业,财富来去的速度很快,有时如过眼云烟。


人物看法


“没有经历过市场周期,而且是大的周期,它就不是一个可靠的房地产开发商。你经历了一次不一定行,经历了两次可能你就行了。”


“对几乎所有发展商来说,其后五至六年是痛苦的。本公司是极少数预先做好准备的发展商之一。”


“廉租房制度不是不可以建,是还有很多后续问题需要考虑。”


他是香港排名第七的富豪,他旗下的恒隆集团是香港第二大专注房地产业的公司。因投资上海恒隆广场、港汇广场等项目,在内地声名远播。


他是香港楼市的“模板”式人物,曾亲历了香港楼市过山车般的几起几落,他和其家族的经历对警示内地的房地产发展,弥足珍贵。


陈启宗,香港恒隆集团的掌门人,一个64岁的小个子男人,幽默、犀利而强势。


“目前内地楼市最大的泡沫不在房价,而是地产股。”陈启宗直言不讳地表示。在陈启宗眼里,一个潜伏着巨大风险的怪圈正在内地楼市形成,即地产商通过股票市场的热度大量圈钱,再高价储备土地,然后以土地为资本再圈钱。


现金流与低负债是地产商面对调整期得以“活命”的根本。陈启宗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苦口婆心地劝戒。然而,在一片凯歌的当今楼市,不知道他的声音能否被人们重视。


陈启宗:18个月内盖好的商场绝对是垃圾。“我可以十八个月从买地到盖好,但可以保证这绝对是垃圾!是好东西我最少要五年,还不包括买地的时间!” 陈启宗说,住房房地产商的较量主要是量的较量,因为每平方米赚的钱不一定很多,要用量累积,但是高档的房地产主要是质的较量,没有“质”的保证,你就输了。




热门小区:庐山大厦  泰华君逸世家 宏丰大厦  绿景花园  龙岭山庄 紫薇花园  华盛领寓  翠沁阁   中国茶宫茗香苑  云霄楼 理想新城